🔥香港6合-腾讯网

2019-08-18 17:10:59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17:10:59

陈淳的花鸟重写意韵,意足不求形似的作风,很自然的得到文人的推重,徐渭赞美他“花卉豪一世”,诚为知音之言。何如此两幅,疏澹含精匀。”,后为文征明弟子。著有《石田集》、《客座新闻》等,父亲、伯父都以诗文书画闻名乡里;是明中叶画坛上四大艺术家(另三人为文徵明、唐寅、仇英)之一,人称江南“吴门画派”的班首,在画史上影响深远。远山与近石,都以「似点非点」长短不齐的线条积叠而成,再加上轮廓线来勾勒形状,并略染墨和汁绿,山石以的短线完成,与前二图所惯用的斧劈皴大有不同。他绘山水,效法米友仁、高克恭,水墨淋漓,颇得氤氲之气。一松一柏,相旁而生。左下角的溪流处理得很简洁,没有太多的笔墨点缀。徵明题,静菴笔。所画山水高华苍蔚,峰峦树林苍劲古拙,巨幛大幅信手拈来,亦颇有气势,于万历(1573-1620)间名擅一时,对苏松、云间等派有一定影响,宋懋晋、赵左、沈士充均出宋旭之门。

常作上林图,人物、鸟兽、山林、台观、旗辇、军容,皆忆写古贤名笔,斟酌而成,可渭绘事之绝境,艺林之胜事。画上题句:绝壁过云开锦绣,踈松隔水奏笙簧。花鸟画工笔、写意、没骨兼长。仇英(约1494年-1552年)字实父,号十洲,中国明代画家,原籍江苏太仓,后移居苏州。

陈淳的花鸟重写意韵,意足不求形似的作风,很自然的得到文人的推重,徐渭赞美他“花卉豪一世”,诚为知音之言。

山坡、原野与虬曲的苍松构成画面的主体。《庐山高》图作于41岁,该作品纵193.8厘米,横98.1厘米,现藏于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。永乐九年(1411年)被祖父立为皇太孙,数度随朱棣征讨蒙古。上题文徵明自作七律一首:“瀑流千丈自天垂,风澈银河作雪飞。”但见画面之上青岩高耸,白云缠绕,一挂银瀑从岩间直落而下,银珠急速溅落在山脚的小溪之中,溪岸之上,青松挺拔,松下有三人呈对隅之势,来客宽袖峨冠,身后随一小童,一副名士派头。

山石硬朗,棱角分明,显然是李、郭的画法,但不师郭熙的卷云皴,也不施马、夏的斧劈皴,而是一种带有唐寅个人风格的线皴,较之许道宁的直线皴更为随意、疏松。

瘦竹如幽人,幽花如处女。

上题文徵明自作七律一首:“瀑流千丈自天垂,风澈银河作雪飞。

27-1《鬯稍夺锻》明董其昌(1555-1636)此图所绘:薄雾如纱、高山深壑,亭空屋睡、人踪渺渺,绝壁突兀、古松鹤立,溪水欹树、音如笙簧;董其昌山水,师法董源、巨然、黄公望、倪瓒等,以书入画,笔致清秀中和,恬静疏旷;用墨明洁隽朗,温敦淡荡;在笔墨、造型、意境等方面建立了独特的“山水画符号”;这种符号给人平和天真的感觉,细细品味,则意趣悠远。

尺幅142.5x72.4公分。

李长衡曾为之书跋云:“张长公先生胸度豪爽,嬉笑文章,书法绘事,各臻神妙。

”人物形态准确生动,形神毕肖,颇有生活情趣。

”画幅上没有画家的款印,是依据这个题识,而定为戴进的作品。

其山水源出李唐、马远、夏圭,技巧纵横,画风健拔,一变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,画神像、花鸟,都极精致。除绘画外,唐寅亦工书法,取法赵孟頫,书风奇峭俊秀。

背景的石壁跟两树紧贴着,几乎都没有留白的地方,最高处飞泄出一道瀑布,使繁复的画面顿时清爽起来,相当高明。其山水源出李唐、马远、夏圭,技巧纵横,画风健拔,一变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,画神像、花鸟,都极精致。

山腰苍松葱郁,虬枝老干,掩映画面。

文征明(1470~1559),江苏长洲人,初名壁,字征明,后以字行,更字征仲,号停云生、衡山。

构图的空间安排上,近景的松树非常高大,高度几乎占画面的一大半;另外,占画面二分之一的上半部则是远景的山丛,远、近两景以云雾隔开,中景几乎消失。